丸山逸

每张照片 自艾 自骇

很久未使用相机的最初始功能-记录。

近来大多约拍 空虚的 无质量地妥协
作为一名大学狗来说 我尽力走心地去实现所谓约拍的物质价值 通常价值和金钱成正比

而 往往最具价值的 埋藏在内心底 你根本不想猜测它到底是否能够去实现某种价值



/一天拍了三组的你 疲惫地架在角落的凳子上好看得很 舞蹈房里多余的旧椅子 此时与你最相衬

送妈妈和姐姐上车后还像个孩子一样舍不得 回学校的路上鼻子酸眼眶湿润 一揉眼睛不小心把隐形眼镜揉了出来 深度近视的我顶着独眼龙回到学校

可能从小到到爸妈对我的陪伴就像碎片 很难凑出完整连续的回忆 我才总觉得太需要陪伴 才受不住离开

明明离开很短暂 明明很快就能再见 明明就是我矫情

又梦到初高中的那个男生
不知道是什么契机 让我潜意识里又去想起他
梦境总是想方设法让你不要忘得太干净
这种感觉让我很慌
每隔一段时间梦里总会出现
大多是悲伤的情节

倒也不比美好的梦那么伤人
不然强烈的落差 更让我接受不了



/没预兆的 现实生活总被梦打乱